原标题:部分机构拨备不达标致盈利虚增 监管窗口指导银行控制上半年利润增速    记者冯樱子   近日,银保监部门对部分银行进行窗口指导,建议适当控制上半年利润增速。这与银保监会在11日表态“督促银行保...

  原标题:部分机构拨备不达标致盈利虚增 监管窗口指导银行控制上半年利润增速 

  记者冯樱子

  近日,银保监部门对部分银行进行窗口指导,建议适当控制上半年利润增速。这与银保监会在11日表态“督促银行保持利润合理增长,做实利润、用好利润”相契合。

  多位受访人士认为,一方面银行业将更大力度让利实体经济。另一方面,监管部门要求银行金融机构及时填补拨备缺口,全面覆盖风险损失,并把有限的利润更多用于资本补充,提高风险抵御能力。

  有银行业分析人士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经济下行影响在金融领域反映有一定时滞,同时,受疫情影响,银行对部分企业贷款应延尽延,因此未来一段时间内,银行整体资产质量将承压,商业银行也将面临巨大的利润消耗压力,包括满足资本充足率要求带来的资本计提和不良资产拨备计提和利润冲抵等。

  督促银行业加大拨备计提

  一季度商业银行和实体经济盈利呈现出巨大的反差。数据显示,2020年第一季度,中国GDP同比增速为-6.8%,工业企业利润总额也同比大幅下滑36.7%,但商业银行实现净利润6001亿元,同比增长5.0%。

  “这样的情况下,银行面临着巨大的舆论压力。”招商银行副行长王良在该行股东大会上坦言。

  对此,银保监会新闻发言人表示,在实体经济增速大幅下降之际,银行业利润保持一定增长,原因是多方面的,但最主要的还是由于现行财务会计和统计制度造成的时滞影响。按照权责发生制会计原理,潜在风险贷款利息收入仍在利润核算中全额计入,而实际风险尚未全面反映。

  同时,利润增长很大程度上是生息资产大幅增长的结果。为大力支持疫情防控和企业复工复产,银行业生息资产特别是信贷投放同比大幅增加。

  此外,一些机构拨备不达标,即便按照现阶段拨备覆盖率最低标准100%测算,银行机构仍有缺口合计超过3500亿元。

  上述分析人士对记者说,按照会计准则,计提拨备将计入资产减值损失冲减当期利润。若均摊到全年补足拨备缺口,这些机构利润增速将大幅降低,有的甚至为负。

  且我国银行业拨备计提增幅要远低于欧美银行业。例如,中国五大行今年一季度合计计提拨备约2000亿元,相比去年同期增长5%。而欧美五大行合计计提贷款损失准备271亿美元,相比去年同期增长3.6倍。上述分析人士表示。

  近日,记者从一些上市银行相关人士方面获悉,部门银行收到监管部门口头指导,要求适当调节上半年净利润增速。但也有银行人士对《华夏时报》记者说,还不知道此事;目前还不太了解这个情况等。

  此前7月11日,银保监会新闻发言人表示,银保监会将按照党中央、国务院决策部署,督促银行保持利润合理增长,做实利润、用好利润。

  上述发言人提到,银行金融机构要及时填补拨备缺口,拨备不达标的银行要制定计划,尽早达标。在当前特殊形势下,各银行要根据客户真实风险水平,按照预期信用损失法评估潜在风险,并据此计提拨备。银行需适当降低分红,不增加奖金,把有限的利润更多用于资本补充。

  同时,在拨备计提方面,上述发言人还表示,要严格遵循审慎原则。要求准确区分风险成因,全面反映风险底数,按规定及时提足拨备。银保监会将进一步督促银行业金融机构加大拨备计提,充实资本实力,实现稳健经营。

  此外,有消息称,某地方监管部门下发至某地方法人银行的指导文件中,也对进一步加大拨备计提力度提出明确要求。指导文件显示,在当前形势下,每季度提取资产减值损失金额占减值损失前利润的比例原则上须高于上年同期;对存在拨备缺口的机构,实现的利润应全部用于弥补缺口,缺口弥补完之前不得有净利润。

  有银行信贷部门负责人对媒体表示:“银行经营的就是风险,风险暴露往往不期而至,怎么未雨绸缪都不为过,要随时做好多年‘储粮’一夜用尽的准备”。在疫情冲击之下,银行提高拨备很有必要。

  更大力度让利实体经济

  6月17日,国务院召开常务会议,要求进一步通过引导贷款利率和债券利率下行、发放优惠利率贷款、实施中小微企业贷款延期还本付息、支持发放小微企业无担保信用贷款、减少银行收费等一系列政策,推动金融系统全年向各类企业合理让利1.5万亿。

  银保监会也在7月11日明确表态,要更大力度让利实体经济。千方百计降低企业,尤其是普惠型小微企业综合融资成本,推动金融系统全年让利实体经济1.5万亿元。

  实际上,降低企业融资成本主要有两大途径。一是让银行通过让渡自己的盈利以降低企业贷款利率和各类收费项目。二是降低银行融资成本,在保持银行盈利基本不变的前提下,促进企业融资成本下降。

  中国银行研究院研究员李义举表示,从这个意义看,当前政府更多的是希望银行让利而不是下调存款基准利率等方式以降低企业融资成本。

  数据显示,目前,企业贷款利息成本已降至历史低位。2020年一季度金融机构人民币贷款加权平均利率为5.08%,与去年同期相比下降了0.61个百分点,为2007年以来的历史次低点,仅高于2016年12月份。在债券发行利率方面,2020年4月企业债发行加权平均利率曾下降至4.07%的历史低位。

  而与此同时,商业银行净息差持续收窄。2020年一季度,商业银行净息差已收窄至2.1%,仅高于2017年前三季度水平。

  一位区域银行信贷部门负责人对媒体表示,今年新增贷款的利率较低,实质是让利企业,降低了银行的息差,从而控制了全行的盈利增速。“今年贡献利息收入的主力还是存量贷款,这部分贷款大多是今年之前签署的长期贷款。”

  在支持实体经济方面,银保监会表示,将继续巩固经济恢复发展势头,研究实施中小企业“低成本无担保”应急贷款和大中型企业应急融资安排,更好发挥政策性金融逆周期调节作用。同时,加大重点行业、普惠小微企业的信贷支持,积极扩大最终消费需求。

  银保监会方面还表示,督促引导资金“脱虚向实”,依法严厉打击资金空转和违规套利行为。当前特别要强化资金流向监管,规范跨市场资金往来和业务合作,严禁银行保险机构违规参与场外配资,严查乱加杠杆和投机炒作行为,防止催生资产泡沫,确保金融资源真正流向实体经济中最需要的领域和环节。

  责任编辑:孟俊莲 主编:冉学东

海量资讯、精准解读,尽在新浪财经APP

责任编辑:潘翘楚